当前位置主页 > 墨子 >
热门搜索:

戴晓莲的叔公是著名的广陵派古琴家、教育家张子谦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3    来源:未知

  音乐会的开场曲是《杏坛》,这首曲子的故事来历于孔子。孔子每日于杏坛设教讲学,收门生三千,授六艺之学。2000年,戴晓莲按照《西麓堂琴统》打谱《杏坛》。音乐会上,戴晓莲坐在舞台的正地方,学生们分坐两侧,七把古琴合奏《杏坛》,表达着师生之间授业师承的交谊。

  古琴曲中有“君子之守”。琴曲《墨子悲丝》,别名《墨子悲歌》,相传为春秋战国期间鲁国墨翟所作,是广陵琴派大曲之一。《墨子-所染》上记录:“子墨子言,见染丝者而叹曰:‘染于苍则苍,染于黄则黄。’”墨子感伤于丝染了青颜料就变成青色,染了黄颜料就变成黄色。染料分歧,丝的颜色也跟着变化。联想人生何尝不是如斯,正可谓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而国度随人事而兴衰,社会随风尚而浮沉。于是激发了他对社会人生的深厚思虑。这首古曲的音韵悲怆,音色温柔敦朴,意切而情悲。倾听此曲就像听一位老者在讲故事,特别在后半部门,能听到古琴的高难度吹奏技巧。

  近年来,戴晓莲曾经拾掇了四十余首古琴曲的琴曲故事,并将其分为“家国情怀”“史传烟云”“弦寄情思”“君子之守”“肚量流风”“山林舒啸”六大类。在“静听琴说”音乐会上,她从这些曲目当选择十几首,邀请古琴吹奏家及学生以独奏、重奏、合奏等形式进行演绎。虽然这些曲目并不按汗青先后挨次呈现,但观众却会感受在古琴的汗青中漫游了一圈。

  这场在巴黎吉美亚洲博物馆举行的古琴音乐会,门票早就被预订一空。音乐会上,古琴的吹奏、掌管人的叙说加上多媒体的舞台视觉呈现,将古琴艺术、汗青故事与中国文化以奇特的体例融合在一路。“古琴已经只是中国古代文人雅集的小众聆赏,现在颠末几千年的成长传承,走到现代人的糊口中,走进上千人的音乐厅,真是一场美好的体验。”一位法国汉学家听完音乐会后如许评价。

  古琴曲中藏着“史传烟云”。古曲《乌夜啼》的题解为“乌夜啼,功德近”。背后传播着两个故事:传说后汉何宴的女儿听到乌鸦叫声,认为是被囚禁的父亲将得释的前兆,因作此曲。以乌雀夜啼,预示亲人即将回家,委屈将解。关于此曲,还有另一种说法:南北朝时,宋临川王刘义庆因受皇帝疑忌,担忧将有大祸临头,很是惊骇。他的姬妾听到乌鸦夜啼,奉告将获赦。后来公然应验,因此作此曲。

  有着三千余年汗青的古琴并非“高冷”的代名词。相反,每一首古琴曲的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,故事里留存着汗青与感情的温度。

  戴晓莲的叔公是出名的广陵派古琴家、教育家张子谦,曾以一曲《龙翔操》而驰誉琴坛。年少时,戴晓莲每全国战书下学城市去叔公家听他抚琴,慢慢喜好上古琴的她,抱着“白相”的心态,起头学琴。中学结业后,戴晓莲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,成为恢复高考后上音古琴专业的第一个学生,也是唯逐个个学生。多年后,戴晓莲成了继刘景韶之后,上音的第二位古琴专职教师。

  上海市人类口头传承非物质文化古琴艺术传承人、上海音乐学院戴晓莲传授,与她的学生们用一场场古琴音乐会向听众诉说古琴中的中国故事。

  张子谦家中经常有学生与琴友来访。来得最多的是吴文光、龚一、成公亮和林友仁。龚一、林友仁住在上海,自行车一蹬就到,吴文光和成公亮住在外埠,但凡来沪出差,城市拜访张子谦。戴晓莲经常在一旁看长辈们切磋琴艺。

  古琴曲中更依靠着中国人宛转的情思。《玉簪琴诉》是2018年创作的新曲,由古琴、琵琶、箫、中胡合奏。题材取自于昆曲《玉簪记》中《琴挑》一折,曲调素材则源于此中的出名唱段《朝元歌》。这首新曲以古琴为主线,将琵琶意味的平话人、笛箫意味的陈妙常与中胡意味的潘必正贯穿起来,讲述了潘必正与陈妙常在月下以琴传情的浪漫传奇。

  在赴巴黎表演之前,由上海音乐学院戴晓莲传授率领“泠然音生”古琴团队制造的“静听琴说”音乐会,曾经在国内举行了4场。4月26日,“静听琴说”音乐会又将在上海大剧院献演。“古琴音乐会在一些人看来是高冷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